王可镜君

关注一定要记得屏蔽对逆家tag
叶周喻王黄诚实5担 死忠叶粉
不为拉郎而拉郎 可拆并不care攻受
非常杂食 bg gl也吃
喜欢看强者并肩同行
不看弱者抱团取暖
弱者sb拖强者后腿天雷
(如 陶 刘皓 蓝河之类)
偶尔有产出 随机掉落
脑洞 故事类产出【】标cp
分析类()标cp

【叶黄】我知道你还在(2)

原则上是叶黄 副cp张楚
我叶我黄怎么还没见面 作者已经哭晕在厕所
看过开头的宝宝们 请继续向下拉啊 加长了一段 更新了的!!!

1见评论链接
——————————
安定-计划
经过一番交涉之后又把俩姑娘送回家找地方安顿好,已经午时了。
魔王也是要吃饭的。

介于某医仙事先说过什么“变天了”的话,转头魔王楚就跑到张家吃饭了。
活泼可爱的女孩子总是会受到大家的欢迎,更何况两家本就亲近。
饭桌上无数丧心病狂的打趣都压下不提。
一吃完饭楚云秀就又拉着张新杰跑了,又引来了张家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兄弟姐妹们的起哄声。
楚云秀把他拉到两姐妹面前,路上还粗略的讲了一遍早上发生的事。

不料一见到卸下伪装的俩姐妹,张新杰就开口对着姐姐道:
“你好,苏姑娘。
请问四位找我们云秀有何贵干呢?”
他明明是看着姐姐道,语气和言语中里却明显没有那个意思,恍若是周围还有别人一样。

突然周围出现两道气息,眼前的空地上很快的落下两人。
他们的打扮并无特殊之处,就像是普通的暗卫,却长着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是传言中死于火海的叶家兄弟!

楚云秀云里雾里,扯着张新杰的袖子要个解释。张新杰摸摸她的头意示稍安勿躁,
这时听到其中一个开口道:

“不错啊,不愧是军事名家石不转,不过这一局,还是我稍胜一筹。”
“那么,叶神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些什么呢?”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你也看见我的诚意了吧。”
“把苏大小姐叶小小姐放我们手上半个时辰,叶神真是看得起我们。”
“那可不,要谈合作,那就必须相互信任,不是吗?”
“那好,相互信任,可不能食言。”
“那当然了。”
……

京城-重逢
我昏昏沉沉的过了好些年,周围的人来来去去,没有一个人值得信任,但是我还是要坚强,我心知活下去就有希望,他们一定也还活着,虽然我早就销毁了那年枕头下的纸条,但那是他们还活着的证明,我知道。

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开始慢慢的改变我的行为模式,时而安静时而撒脚丫子奔跑。不上朝的时候我开始躲起来,那些暗中监视我的人一慌寻找我时我就跑出来,像个普通的孩子一样,玩着最低劣的捉迷藏。靠着这样的捉迷藏游戏,我慢慢的摸索出皇宫的一点小秘密,那个美丽的花瓶,看似坚固,其实可以掰开;那个凳子下的凸起,是一个打开地道的机关……

我开始有机会摸清监视的规律,在监视中不知不觉的消失一两个时辰,我找到了埋在皇宫地下的宝剑,我开始回忆幼时和叶家兄弟一起练的剑法,偷偷的开始练剑……

一天又一天,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我一如既往的被小宫女喊起床,我一如既往的保持着那副刚起床的茫然。
突然,惺忪睡眼却被一张熟悉的脸吓醒——叶--叶玥!

我第一反应是去遮她的脸,然后我就僵住了。我不能动,我还受到监视。周围还有多少敌人,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看着我?我变了变手部动作,然后摸了摸她的脸,说:哪里来的漂亮小妹妹?

……
因着反应的及时,叶玥小妹妹留下来了,我管她叫青灰。这倒和我那神神癫癫的外部形象分外合的来。但其实我是想叫她清辉的。叶上明月撒清辉,叶家的小月亮来了,照的我的日子总算看见了一丝光亮。

青灰她平日里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跟着我,在我躲起来的时候四处游荡给我打掩护,有时也偷偷给我塞纸条和我聊天。她也不遮脸,只是用什么东西把她那明显叶家人标志的下垂的眼角挑高了一些。
有时她会不见,之后我就会收到从她手中得来的,写着与从前一样的笔迹的信件,纸上经常会带着一些东西,可能是草木灰,或是汗,有时是抹不去的黄土印,偶尔也会有血痕,开头总是一成不变的写着少天大大亲启……

所以我知道了,叶修他还活着,活的活蹦乱跳的,哪怕他受伤或是什么,他也还有力气在信上用那懒懒散散的语气挑动我的神经。我敏感的察觉到我的周围越来越安全,有时候青灰递给我信的时候都敢在白天了。

TBC-
ps:
老张:叶神真看得起我们
(就半个时辰 我家云秀还不知道她们是谁 你还威胁了我家云秀一下 这样就算了 还远远跟着没走 这叫信任?)
叶:相互信任(我离她们比你们离她们远着呢 这还不是相信你们? 而且我比楚云秀强多了 我还没伤到她 这你不该相信我?)
张:相互信任(你说不会伤到她的 那以后她找你打架也不能伤到她 我也保证保护她们)
叶:不伤到当然 (会不会答应打架就不一定了)

——————————————
最终还是决定凑在一起再发一次……

最最后……
呜呜呜 我不知道是让叶叶思念天天还是直接让叶叶去天天面前刷刷存在感
有没有看文的小天使给个意见啊 😭😭😭😭😭

【数学×我】我总是不愿离开你

科拟   我爱数学   不管以后我是谁
纯自己爽的文 逻辑?除非数学真的会一下子抓住我逼我改 否则 就没有
——————————————————————
“数学,数学,我又再见到你了,我爱你,好久不见,我爱你……”
我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像抓住了全世界。
终于,能睡好了……

第一次见他,他就是一个青年人的模样了,我不知道他的出生年月,也许他出生的时候根本就还没有年月。他见过这世界上从人类诞生以来的一切,但他却有着一种不符合年纪的天真赤诚。在我能认出他并且有记忆的最初,我就迷上了那双眼睛。

我大概是受到他的偏爱的孩子,在他那里,我总是收到无数的赞美,什么3岁就会做2位数加减乘除的小天才啦,什么全班唯一对了附加题的学霸呀,什么数学单科年级第一啊……

我知道我是什么都没有干,就凭着他爱我而得来的。
因为他爱我,所以我更不愿意离开他了,天天都腻着他,反正他爱我。

但是,我知道,我真的不是天才啊,除了数学爱我,我大概只是一个普通人吧。

普通人是不该偏科的。

语文摇了摇头,看我,说: 好好学习吧,别一来我这就看小说了,看小说也得挑一挑吧,看看人家怎么写的,学一学啊。你是个聪明孩子,不能只看剧情吧。

语文是个美丽的大姐姐,但说话总是慢条斯理的,身边总带着政治和历史。

政治不喜欢我,他总说我跳脱,而且他总是说教,久而久之,我也不喜欢听他说话了。

我喜欢历史,历史喜欢讲故事。历史也喜欢宠着我,但历史总是很忙,他没时间停下来,大家都总是催着他。

我又钻到数学怀里去了,物理笑我小孩子,我对他扮鬼脸,他也不客气的扮回来。物理是我的大哥哥,但他不宠我,总是说我没天赋,我吐舌头,心里暗戳戳的想,你没有那么爱我我能怪谁。他看到我的眼神,只是笑笑。

化学来了,递给我一杯东西,生物和地理在旁边拉拉扯扯,我看着生物一边笑一边大叫:谢谢啦!

后来,后来,我被迫离开他们了。

父亲的上司是美术,他总是希望我和他一样跟着美术。
美术是一个头发又长又花花绿绿的美男子,我挺喜欢他的,但我总是挂念着数学,我想念着那双天真美丽赤诚的眼睛。

我拿着画笔跟着美术很多个年头,我没有时间腻到数学怀里去了。
有时我挤出时间去看他,他还是那样看着我。
我扑到他怀里,他轻轻拍着我的背。

美术要带我去远方了,我去和数学告别。
他没有挽留我,只是笑着说回见。

我怕我哭,没有深究回见的意义。

没有数学的日子我没有度日如年,美术给了我很多任务,我没有时间思念,也没有时间哭。

漫长的时光总会结束,我回到学校,看见数学在高考门口向我招手。
我扑进数学怀里,心里知道可能是最后一段和数学相处的时光了。

我走过高考的大门,拿到了我的成绩。
数学永远偏爱着我,连语文都轻轻的抱了我一下。
我有点难过,不知道是不是该和数学说再见。
数学拿着志愿表,给我翻看。
翻着翻着,指了指其中的一行。

等等!工业设计?
改名产品设计?

我在电脑上勾选了这一项。
数学放开我的手说去外面看看吧。

3个月的休假。
……

我拿着录取通知书来到了一个大学校。
我被迫跟着体育和军理锻炼身体。

我拿到了我的课程表。
我看到了数学,冲进了他的怀里。
我想,我是真的爱他……

————————————————————
瞎jb写 但是很多个人经历
我爱数学 数学爱我!!!!

【叶黄】我知道你还在(1)

  
副cp张楚 卖安利 第一好吃bg
私设叶家小妹妹
  
————————

黄沙漫天,我想起你。黄土裸露,我回忆你。直到我看天想你,看地想你,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很爱你,你不知道。
被诬陷忠臣之子 大将军 叶×表面天真演戏 太子/皇帝 黄

  京城-惊变

“火!火!哪来的火!”
“着火了!着火了!快快!上去救火啊!”
“救什么火?那不是叶宅嘛?叶氏号称一门清贵,没想到勾结外邦,昨天朝廷不是判决已下,要满门抄斩了嘛。”
“唉?难道是畏罪自杀?”
“谁知道呢?”
……...

“你说什么!叶叔畏罪自杀放火烧了叶宅?全宅上下包括叶家双子无一幸免?不可能!明明是军中有内鬼!我不信这么简单的道理父皇会不懂!放我出去!”

“太子殿下,接受事实吧,殿下可是皇上唯一的亲骨肉了,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啊……”

“喝下去吧,喝下去吧,我的小皇子,我的帝王……一觉醒来,你就会忘记那些痛苦了……”

“外祖父,外祖父?我做了个好长的梦啊 …… 叶?叶是谁?”

他不回答我,他只是拿着我的手,带我抚摸他带着血痂的手心。我假装害怕“外祖父?你的手?你的手怎么了?”手指却轻轻的,轻轻的掐了掐他完好的指尖,我想,他明白我的意思了。

“苏丞相,走吧。太子没事了,你也看到了,太子受了惊吓,要静养。”

“走吧……”

袖子在空气中甩的那个弧度啊,不会忘记的。

我总是回忆起那一天,在那一天之前,我是天真无邪的皇太子,我有最好的玩伴,他叫叶修。他对我很好。他的父亲是我中年的父皇最信任的大将军,我顺利的长大,没有母后,但所有父皇的妃嫔们都喜欢我,我的表姐表哥也很喜欢我……

后来,后来……
苏沐秋死了,在叶家反叛案中被牵连。他是我们年轻一代中最有名的人,他的才华,在王朝的皇冠上闪闪发光。但是,皇冠上面出现锈了。那些不坚定的金属,被腐蚀了,支撑不住他了,他掉下来,摔破了。

苏沐橙,她是最爱去叶家的人,叶玥小妹妹刚刚挖到一个新的糕点师傅请她过去吃东西,她当天就在叶家,从那天起,也不知所踪。
叶修、叶秋……他们是生是死,枕头下的药和纸条……

我还是照常去上朝,坐在我的座位上看着下边的朝臣们喋喋不休,没有了那些暗潮汹涌,朝廷看起来更加平静了。但是,少了的那些空位,新人来来去去,他们是从何而来,一旦他们不符合条件,又会到哪去呢。

我试图插嘴,他们安静的很快,但明显没有太搭理我,我恍若是端坐在凳子上的花瓶啊。

皇权已经只是个摆设了。

父皇老了,糊涂了。他可能真的喝下了那天的药,他已经认不出那些伤害他的人,我只能安静的当个乖乖的小太子,永远天真无邪,无忧无虑……

边陲-安定

“情势要变了……”一个黑影,低声喃喃着,风刮过,小破茅屋上的稻草簌簌作响。
一道靓影从窗外闪过,以一种令人惊讶的力道砰的撞开门:“张新杰!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云秀……”那黑影出声显得冷淡却说着关心人的话,露出一张俊俏的脸“变天了,最近要小心……”
“你怎么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巫医啊你!谁打得过姑奶奶我!”
“巫医本一家……”
“好了别废话,跟我走!”丝毫不避讳的,明艳的少女直接扯着他的袖子,一同向前跑去。

这是一个边远的军事重镇,镇长姓楚,能文能武,手握重兵,仿佛无所不能,可是他却有一个无可奈何的人——他15岁的女儿,江湖人称大魔王,闺名云秀。

这楚大小姐可了不得,文化刺绣不会,却武艺高强,天生美貌,12岁起就在周边地区几乎无敌手。平日里也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吃茶听戏练武和上街瞎逛。还热爱打扮的像个最脆弱的那种小姑娘,街上的那些个地痞流氓都几乎被她打怕了,让一个危险的边陲小镇愣是比那些个繁华的大都市还安全,美貌的大家小姐都敢不带家仆一个人上街。

而和她相对的,则是张家公子张新杰。江湖人称医仙。出身于医药世家,却凭着自己的本事,差点让张家的回春阁被百姓们直接称做张公子医馆。

听着好像毫无联系,但稍微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医仙和魔王青梅竹马长大,关系好的不得了,只怕是迟早一对,这不,又在大街上手拉手跑起来了。

这一天,楚魔王照常出外瞎逛,走进茶楼听戏,却发现了不寻常。
一对姐妹。
首先吸引楚云秀的当然不是她们的美貌,而是她们的身形 。
看似柔弱,却能从她们的步伐中发现不容小觑的武力的痕迹,那婉转的唱腔中隐藏的不就是那些钦差大臣们的口音——京腔吗!?
不对不对!
还有高手的气息!
是冲着我来的!
在这里,几乎只有我认识京腔!
这是要干嘛?

这对姐妹向她走去,空气中的压迫感渐渐消失。
是要我收留她们吗?

楚云秀想到这里,终于开口到:“掌柜的,这两姑娘哪来的?”

TBC-

————————
每天都不敢打 叶修 tag
大家要相信我 我是真的叶粉 哭了

【叶黄/黄少天中心向】肥水不流外人田

原著退役向 全文
——————————————————————————————————————
曾经的蓝雨剑圣在离开赛场之后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唯一与马路上来来回回的行人不一样的还是需要全副武装,不然分分钟在马路上再拖一个小时。

历尽千辛万苦,推开门,却是空空荡荡的房间。

噢,叶修又不在。
前剑圣心说。

什么时候了呢?
夏休期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是了,世邀赛。
昨天明明听了一耳朵的。
明明都已经赢了几场了。

大概还是有点不习惯,没想到烟灰缸都清了,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不在了,衣柜里也少了几件衣服了,我却还觉得他在这里呢。

这么一看,再没有进门的欲望,关上门,又离开了。

再回过神,发现已经站在母亲家的门口,母亲唠唠叨叨的说着,父亲不时的应几声。

黄昏了。

黄少天掏出钥匙打开门。母亲惊喜的抬头,嘴上却说着一点也不客气的话:“哎呀,这是谁呀,总算是能想起你的空巢老妈了吗?你都好久没有回来了吧?今天怎么就忽然回来了,都不提前说一声,不过还好今天刚好做了你最爱的虾饺,快去洗洗,一身灰,不洗干净,你就别吃了!”

语速之快,饶是以话多著称的联盟剑圣也无法插嘴,只能安静照做。

等终于坐到了餐桌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交谈。

东扯西扯,从社会新闻扯到民生大事,从刚刚某明星八卦到楼下小区的流浪狗,绕了一整圈,终于无可避免的提到世邀赛。

“小叶今年的战术不错。”一直没开口的黄爸爸忽然说了一句话。

“咦,有什么区别吗?不是都是赢吗?”关于这个,黄妈妈不了解,于是没有接着长篇大论,眼神意示儿子接过话茬。

“老叶猥琐程度又上一层了,你看我们四期也差不多都到退役的年纪了,就算我退的最早,他们也都不年轻了,唯一不会退步的只有队长,大家还都知道他的缺点……”

“哥!你回来了呀!叶修大大又帅了!你知不知道!也就你天天嫌他猥琐了!”妹妹在当地上大学,刚刚参加完叶粉们的聚众应援会回家,拎着一大堆战利品,听到叶修两字,双眼亮晶晶的,加入谈话。

天天不屑,嫌弃妹妹:“黄哆紋,你不粉我,却去粉老叶那个没下限的。你要知道,你哥哥我可是很厉害的。你还是不是我的亲妹妹了?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了?你不爱你最亲爱的老哥了吗?哥哥我好伤心呀,我从小手把手带你学走路、给你买棒棒糖……”

“我哪里胳膊肘往外拐了,他不是我哥夫吗?你不要他了吗?不要给我呀!反正说来说去都是我们家的,怎么能算向外拐呢?”

“靠靠靠靠…… 黄哆紋你胆子大了呀, 小时候跟我抢床,抢玩具,什么都喜欢我的,现在连我的人都要抢!”
他皱了皱眉,假装生气。

妹妹笑嘻嘻的:“你不是不要了吗,我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黄少天不过脑子:“谁说我不要了!”

说完,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脸微微红,这时候,他的电话铃声响起来,是叶修的声音:“少天大大,快接电话呀!”
end
——————
完了 我怎么这么闲 我有点慌

【叶黄】一瞬间


兴欣冠军叶×狂奔到选手通道的观赛黄 @今天叶黄结婚了吗? 让你催我写 强行be 开心吗
——————————————————————————————————
“呼~呼~”黄少天赶到选手通道 张大双臂 拦下前面那个黑影 “站住 不许走 这次你是不是真的要永远消失了 退役 蒸发 是不是 不许走 你给我说清楚!!!”

那黑影顿了一下 停了下来 抬起手 摸了摸他的头 “少天 别闹”

嘴角带着一丝开心 一丝释然 眼中却带着一丝不舍

黄少天急了 一把抓住他的衣袖 “你去哪?”

叶修慢慢的错开一步 抹开他的手 说 “好了 别挡路了











我带着你一起走”

说着 把衣角递给他

于是 天天就开心的牵着他的衣角 一起离开了

————————————————————————————
一个皮皮的 强行模仿be的he脑洞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周橙】一句话

嗯 在一篇叶王文里看到的一句话
秒站周橙:苏沐橙像往常一样在一旁逗周泽楷说话玩。
体会一下……

嘿嘿 我喜欢麦当劳!

(叶橙)分析

我对叶橙的理解其实不是普遍意义上的以叶叶为主导的,而是偏向与以沐沐为主导,这与他们的成长经历有关。
    客观上说,成长中是叶修养大沐橙。叶叶心中可能真的是当女儿和妹妹养的,有占有欲但偏向亲情,如果有人想拐走沐橙才会渐渐发现是爱情。
而沐橙呢,恋兄情节重非常容易理解。十年如一日的管撩不管娶让沐橙喜欢变喜爱最后变成爱是及其正常的事情。如果还不愿意放弃,沐沐攻略叶叶也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另:养成是及其可怕的。对小女孩有爱情确定不会让男神幻灭吗?

【叶橙】放个东西 脑洞

之前的有点小问题删掉重写了一下
-------------------------
时间:老叶在兴欣当网管 沐橙还在嘉世时
地点 兴欣网吧内
沐橙包裹严实走进
Y:(沐橙) 你怎么来了?
M:放个东西
Y:什么?
M:(坐下)我

关于打赏对同人圈影响的一点看法

警钟

骑鲸闲客:

健生吴克,关心你的坐骨神经痛:



我的天终于有太太站出来发言了,说真打赏这个功能令人很不舒服。




解缘:







#本文不讨论太太们是否有权利获得报酬,以及打赏功能对同人圈子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仅仅指出一些可能被忽略了的小问题。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探讨。









当lofter要出打赏功能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崩溃的,出于把lof当作同人囤粮地的立场而言(我知道它还有很多版块,但那些基本不会牵涉到这一块的问题)。因为我深刻的知道,网易就是有能力把一个很好的产品搞臭,搞倒,并且这样的过程重复了无数遍,深表钦佩。最近的例子就是网易云音乐,用过的人大概知道网易和周杰伦之间的纠纷——允许无版权的音乐收费盈利,被告了之后,将用户已经付费下载了的歌曲下架,又打包出了新的合集要求再次付费。
在网易的经营下,一个用来听音乐的地方,不仅变成了没有音乐的段子区,最后还不忘薅一把用户的羊毛。对不起,您逼我去的虾米和酷狗。(我没收这两家钱;事实上,我还给这两家送了很多钱。)
我甚至有理由怀疑,正是因为音乐被搞臭了,薅羊毛的重担才落到了lofter肩上。这锅网易云先接好了,不送。


我不是说薅羊毛不好,这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对吗?我也不从道德方面批判则个,毕竟我深知我自己就是那个该被批斗的。
资本的力量是中性的,结果如何取决于控制的人。但很遗憾,这个控制者是网易。假使失败是成功的母亲,网易早就百家姓了。
只是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网易是一个公司,lofter要盈利才能维持,这是正当并且毋庸置疑的。那么这也意味着一个必然的结果:当公司利益与用户利益(特指同人创作者)发生冲突时,我们是注定要被牺牲的那一批。

同人创作在版权问题上一直是一个灰色领域,不必多说。悬停在头同人作者头上的是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原作者对于版权问题是否追究,以及上升到著作权(民法)层面的条例是否修改,可能还涉及到一点国际公约的问题。我尊重并且支持原创者对自己创作成果的所有权利,也正因此,同人创作者应当对自己的立场有清醒的认知:我们在正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所有的盈利行为,都有可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正因如此,网易在声明中所表现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段声明:

“lofter的打赏功能属于一种个人的赠与行为,是打赏者对被打赏者的鼓励支持,lofter的设计之初并没有让它承担道德、法律、及其它的制约责任。”

好一个设计时没有让它承担法律责任。有没有法律责任是您靠嘴炮出来的?您说没有就没有了?稍有常识就知道,国内目前可以说在一方面的规定有一定的空白,但并不代表这么做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不相信lofter方面不明白这一点,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是替同人创作者争取权益;恰恰相反,这是极其恶心的、lofter单方面对于自己方的免责声明——
“我们设计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是个绝对中立的平台,关于那些打赏啊什么的全都是那些用户的个人行为。什么?你说他们违法了?好的,好的,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平台,马上把那些tag清一清。哦对了,这个是他们的账户信息,我们绝对配合调查。”

我可去你妈的吧。

我相信国内外很多原创作者是宽容的、开放的,愿意给予同人创作者一定的生存空间。日本有东方,中国有凹凸,都是公开地开放了二次演绎的权利,兼容并蓄、相促相长,达成了双赢的局面。对于不愿被二次演绎的作者,我也真的非常、非常认同和理解。
但是lofter的这个打赏设定,无疑是故意把同人创作者往深渊推进了一步,明摆着表示:我们凭本事创作的同人,凭什么不能收钱?
可别说这不是侵权了,有没有侵权心里没点逼数吗?洗钱还得进一波赌场洗白白呢,打赏这种明面上、资金流动清清楚楚留着记录的事,回头找人起诉方便得不得了的事,你换个名字就算不得侵权盈利了?真以为国家和法律是傻的么?

这件事会慢慢发酵下去,酝酿着,只等一个爆点。或许是某个作者找上门来,或者是新的法律一刀切。我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lof甚至在等待这一天,然后反手把同人区清理一波,完成一个“华丽的转身”。图片、文章这些都有存稿,都不怕的;可是辛苦经营出来的爱好者交流圈呢?最重要的社区呢?
也许诸位所在的圈暂时安然无恙,最好的可能是永远能维持这样平稳的现状,我衷心祝愿如此。但是请不要忘记,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我们头上,只等着坠落的那一刻。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Lofter是所有人的理想国,唯独不是我们的。








我不知道AO3,也不知道Fanfiction,随缘居、不老歌、汤不热、堆糖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另:
我一直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同人创作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这一点令我非常、非常害怕,尤其在lof推出了打赏功能的现今。对于有工作的人而言,这千八百的真是小钱,哪怕上万也真不是大事。但是我很担心,这会让正在读书阶段的学生产生这样一种认知:
同人创作是可以挣钱的,是可以作为终身工作的。
我就不说起点的情况了,人家虽然文笔故事都不怎么样,好歹还是原创;依托于原创的同人呢?

亲爱的,请千万、千万不要以为同人可以作为谋生手段,当作放松的爱好就可以了。








好好读书比什么都重要。